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沂水寒的博客

蒙山寒沂水 老草沥童心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诗词学会会员,上海市发明协会会员,一个大脑门,几根乱毛发。读书旅游吾本爱,近期又瘾网上來。笔儿未生花,感慨却太多,扯蛋來了劲,骚话闷着说。对人生的设计是:大器晚成,五十而立,六十而不惑,七十知天命,八十、九十随心所欲不逾规,返老还童一百二十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六) 破船载酒 泛中流五湖撞骗 沂水寒著  

2011-03-19 17:38:32|  分类: 长篇《鸳蝴花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股春暖,透出莲芯,相互传递,使这两座雪峰变暖。鹰爪撇开,莲子纳于掌心,爪变掌,覆盖于整个房体,两房来回游戈。直叫那两峰积雪寒冰消溶,一缕新阳团团暖暖,硬作软时软还硬,情无有处有还无。虽然没有梅超风,在活人头骨上练九阴白骨爪那么恐怖,但是,难道这小女子的美体酥胸是金庸大侠……                 

《地 老 天 荒》 破船载酒   泛中流五湖撞骗   沂水寒著 - 沂水寒 - 沂水寒的博客

    

                              (六)《地 老 天 荒》

                                      第 四 回  下    沂水寒著

                     旧貌遮颜   过闹市九州招摇

                     破船载酒   泛中流五湖撞骗

   这只手终于不再不老实了,金庸也学着导师的样子,左右逢源、上下伦巴、前后探戈起来。此时无声胜有声,似乎达成了莫种默契。那双有点心不甘、有点不情愿的眼神终于默认了。内瞌起来,注意力集中到耳朵上了。当金庸的手,旅游到雪山春峰的时候。感觉到了整个昆仑连带雪峰一瞬间的颤震。那只是一瞬间,立即风平浪静,春阳和煦。看来世界上的很多奇迹,往往是在一瞬间出现的。金庸从心灵深处感慨万千,真是人生如梦呀!没想到活到老学到老。到老,再老也有体验不完的人生百态,摆弄花月,倚红偎翠……

   金庸的这只手,象一只苍鹰在峰顶谷底上下盘旋翻飞。然后,两只鹰爪理所当然地落在峰顶,那雪莲花上。冰山的雪莲,已开花结果,绯红成熟,两枚莲子,蓬勃而起。一抹薄纱蝉衣,那里挡的住金大俠的鹰爪力。提起来,放下去,左搓右捻,两粒莲子牵带着莲房的弹抖,鸡头肉,心头肉,如此的质感与肉感,食色美味,人之大欲焉。象童子也会勃起,老少同焉。金老爷子不由的心里,也一阵阵荡荡漾漾。步青鸾,这只有点象没有完全宠化的小猫、小狗,不由的也气息粗粗的了。

   一股春暖,透出莲芯,相互传递,使这两座雪峰变暖。鹰爪撇开,莲子纳于掌心,爪变掌,覆盖于整个房体,两房来回游戈。直叫那两峰积雪寒冰消溶,一缕新阳团团暖暖,硬作软时软还硬,情无有处有还无。虽然没有梅超风,在活人头骨上练九阴白骨爪那么恐怖,但是,难道这小女子的美体酥胸是金庸大侠撒野的地方。不过金大侠的九阳神功难的有机会施展,此时不温习、温习,岂不失传。

   奇怪的是此时的金庸又想起了北大才女步非烟,唐朝妓女步非烟。机缘巧合,但愿这是北大才女步非烟。是其有所感悟,改名到此,历练、深造来了。不就应了那句:有机会见见面,当面探讨……的承诺,不知是不是,冥冥中命运的窍安排,成就二人如此地见面、如此地探讨、如此地切磋……,但愿一笑泯千仇。但愿这是时空的错乱,这是唐朝的步非烟。

  金大侠阅而览之,此时觉得一统鼻下的绛唇,比网络传戴的照片更加真切诱人。的确,这妙唇性感殷实,大小、厚薄、软硬适中,温度适宜。绝对无过犹不及处,親親可人,一吻之下,肯定湿漉漉,麻辣辣,美味应尽收口中。也不由的更加使人联想到烟烟、艳艳下面的那一张口,另两片妙唇。

   不过此时,已不是在飞机上,望梅兴叹、浮想联翩的金庸了。金大侠的手乘兴向山下湿地游戈而去,不过是男人都会这样做的,没想到这位炉火纯青的拳脚高手,在一抹平川的开阔地带,受到了巧而有效的阻击,两手相交,嘎然而止。看来练任何功夫都是要讲究循序渐进,急了会走火入魔。

   此时的青鸾开瞌眼,有些受惊了,微抬头,长嘘一口,吹气如兰。此时的金大侠反而觉得一息扑面,犹如春风吹的游人醉。更似那,烟柳画桥,苏堤白岸,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纵教坠。似烟还似非烟,日照香炉生紫烟,烟雨朦朦走天涯……。金庸感慨,细语道:“师妹见我多妖娆,我见师妹应如是,”一句不起眼的马屁话。因为是出自不轻易拍马屁的金大侠之口,化开了一道冰封的情结。

   步青鸾笑了,嫣然一声细语回应道:“承蒙师兄错爱,没想到小妹成了师兄的用武之地了。不经沧海,不知道惊涛骇浪,江湖险恶;不历巫山,不知道云深雨骤,情场凄凉。小妹身体力行,深深感受了一番,才知,师兄的百花错拳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一套太极,刚柔相济的功夫,溶入了化骨绵掌,实在叫人难以招架。

   久闻梁羽生的剑,古龙的刀,但那里比的上师兄无形胜有形、无招胜有招的拳脚功夫。师兄的九阴真经、九阳神功、葵花宝典、吸星大法、双手互搏、落英掌、一阳指、乌龟诀、蛤蟆功……应有尽有,小妹都体会到了,险些有点招架不住。

   更震撼小妹的是,师兄的达摩老祖催情经,少林金刚掌。催动着那神雕鹰爪,使小妹顾此失彼。累的汗渍渍、气嘘嘘、差点失禁囔出声来。

   到要感谢师兄的庖丁解牛没有使出,要不然小妹非散架不可。但使小妹感触最深的还是师兄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无声无息如长江大海,绵绵滔滔不绝。行似无力,但又有排山倒海之势。小妹那里招架的住,是师兄承让了。要不然小妹可要出丑了,亢龙有悔,小妹愚钝,虽中招,但还不明其精义所在,不知师兄能否指点一二?”

   金庸活了,舒右臂,展左手,紧了紧怀抱中的步青鸾。无不苍桑、老声细语滑腔道:“茫茫人海当中,知我者,青鸾小妹也!亢龙有悔,此招极易,分分钟可学会也!其关键在于三七开也,发力三分,游刃七成。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人不动,己不动,人欲动,己先动。以曲化直,后发先至。

   其在势,在得机、得势、得气、得意,不在的。如箭在弦上气势夺人,驰张自如。收发随心,适可而止,随时可止,非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得饶人处且饶人,给人给自留有充分的余地,为人处世亦焉。”步青鸾道:“多谢师兄了,小妹谨记,没齿不忘。”

   步青鸾也的确记住了这一招亢龙有悔。以至后来,历人所不历,受骇人听闻的磨难。自强不息,抗争不已。成魔成邪、成巫成尊。一番轰轰烈烈的作为,胜过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搞的个地覆天翻,十八罗汉行尸,四大天王走肉。上帝望而生畏,宙斯止而知趣,真主一番徒劳拼命。天龙八部全军覆灭,佛祖忍辱负重,割地签约。爱凑热闹的鸿蒙老祖,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但邪而不恶,邪而不毒,我本善良,亢龙有悔,始终没忘这一原则。

   金庸又道:“言谢就见外了,小妹也是江湖中性情人物。侠义心肠,武林后起新秀,后生可畏也!能否赐教为兄两招?”青鸾道:“师兄过奖了,小妹何德何能。不过,若提起武侠,总觉的师兄过度操劳,太累了。以小妹之见,师兄之侠,实乃儒之侠,愚也!愚侠也!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也。也有人称师兄之侠,为悲剧之侠,我觉的也有道理。

   其实,并非达者都要兼济天下,而穷者又不能独善其身。叫花子整日价忧国忧民,挖空心思,图谋精忠报国,流芳百世,名利心太重了,与其说是侠,到不如说是政治野心家。如果是政治家,思想家,那到又不累了。

   不在其位而谋其政,那是很累很累,结局是很不幸不幸的。倒不如梁羽生的佛之侠,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十年磨一剑,霜刃未忍开,如今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替天行道,劫富济贫,仗剑天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多么豪气冲天,引刀成一快,不悔少年头。

   師兄之俠,也不如古龙的道之侠。古龙的侠,倜傥风流,开放时髦;光头和尚,无法无天。至情至理,到处留香,为朋友可两肋插刀。朋友、女人和酒,对影成众。我行我素,腥风血雨江湖上,青梅煮剑论英雄。谁是大英雄呀, 你一枪來,我一劍去,杀的个天昏地暗,好不痛快也!

   我不敢说师兄的武林至尊盟主的地位,有朝一日,会不会动摇。但我敢说,愿当师兄所谓之侠的人会越来越少。師兄那整日价,苦行僧似的薄情寡欢,无事生非累不累?烦不烦?其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乎?那肉食者又何为?肉食者造成的恶果,难道要匹夫來买单?一介匹夫都本能地知道有责!你还整日价宣扬打造这样的侠,这样的英雄,这样的江湖,这样的武功,还好意思笑傲。人家还不如做个刺客侠、杀手侠、蝙蝠侠、蜘蛛侠过瘾?”

   金庸道:“那么依小妹之见呢?”青鸾道:“昆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满是人间城廓,又道是,西岳秀玉峰,高妙不可言,俊俏疑无路,鹏举傲其间。我崇尚道之侠:穷,达,都要首先自善其身,对抗人类极限,对抗冥冥中命运。重人心,讲人性,至情至性,实现自我价值,而行侠仗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技进乎艺,艺进乎道,吾常养吾浩然之气也。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志若短,大音若稀,大象若无,对抗与消除自我心魔。不究前生,不修来世,小女子只信今世今生,让来生来世见鬼去吧。该隐则隐,该进则进,顺应天地。大世界,小宇宙,天人合一。最后达到逍遥自由的境界。做逍遥大侠,快活大侠,自由大侠,师兄你意如何?”

   见金庸一时沉沦不语,步青鸾接着又道:“其实,师兄《侠客行》一著,所流露出的观念。也说明师兄虽为愚侠,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内心对道侠之千古流芳,铁骨丹心的大侠风范,是从骨子里无限地向往与追求的。是不满足于白首太玄经的儒生,愚侠行经的 。

   李白的古风,侠客行: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佛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殇劝侯赢。三杯吐然若,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师兄崇尚这首古风诗,将它的笔划隐射成一门绝世的武功。由此可见师兄是承认刺客,杀手也是大侠行为。师兄难道不知这东方文化,自古这刺客侠,也是一大帮门派。除诗中所提到的侯赢,朱亥以最佳谋略可上杀手俠榜外。其它如高渐离、豫让、曹沫,聂政、聂荣两姐弟,要离、专诸、荆柯,那一个不是响当当的顶天立地的人物。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们代表着广大弱势群体,挑战强樑,视死如归。无不叫千秋万代,强势、弱势两大群体为之振奋,为之热血沸腾。可惜师兄表现他们太少了,几乎无有。不得不说是个莫大的遗憾,不过我的新作《修罗道》一书中为师兄补救了一番。

   不过我要劝师兄,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莫学春秋时晋国的赵盾,窝囊死了。啊!对了,俠客行诗中崇尚的吴钩宝劍,使我想起了,游苏州虎丘剑池时。见到一游人题词,其大有超级大侠之风范”…… 接看下回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