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沂水寒的博客

蒙山寒沂水 老草沥童心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诗词学会会员,上海市发明协会会员,一个大脑门,几根乱毛发。读书旅游吾本爱,近期又瘾网上來。笔儿未生花,感慨却太多,扯蛋來了劲,骚话闷着说。对人生的设计是:大器晚成,五十而立,六十而不惑,七十知天命,八十、九十随心所欲不逾规,返老还童一百二十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四)《地老天荒》造反有理 非烟还是飞烟雾 沂水寒著  

2011-03-07 17:50:20|  分类: 长篇《鸳蝴花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姐那“欢迎您乘坐”,“欢迎您下次再來”甜美声中的散光眼神,配上那机械化程序化的笑容……。心不在焉,使人感到微笑背后的虚伪与苍白,是具具有血有肉无灵魂的躯壳。不仅如此,金庸却还另有一番灵感,英雄惺惺相惜,他想起了古龙,如果古龙还健在的話,那么空姐的优势一定是古龙笔下,妙手人厨手中的绝好……             

【原创】《地老天荒》造反有理 非烟还是飞烟雾  沂水寒著 - 沂水寒 - 沂水寒的博客
 

                                                       (四)《地老天荒》沂水寒著

                               第 三 回    下

                    革命无罪   金庸自有今庸福

                    造反有理   非烟还是飞烟雾

接昨天

   没想到后来好象真的当面切磋了,一切磋,还真的就:云深深、雨朦朦,形影不离巫山峰……。梅花三弄之后,金庸真正的轮子,挥妙手,抛将过来了:“我武侠,你奇幻”,如果步非烟聪明,得转的话,那才是挠到了心灵深处的最最痒痒处,不舒服死了才怪呢!就看非烟得转不得转了。

  迷茫的大海,把与你盏指路灯,星星点灯,照亮我的航程。让那迷路的孩子,找到前行的信心。歧路灯,拨乱返正,再不悟那就是傻屄一个了。在武侠小说面前,那就象诗在李、杜面前应该仰止了。就象词在苏、辛面前应该仰止了。

  你还幻想什么呢,而奇幻小说等在网络兴起,谁来问鼎?那不正是个大好时机吗?网络呀,奇幻呀,玄疑呀,荒诞呀,怪异呀,科幻呀,谁能在混战中冲杀出来,成为时代骄子?风歌呀,沦月,翰寒、萧鼎、小椴、黄易呀,方白羽等齐努力吧。步非烟,赶快加入吧。鹿死谁手,逐鹿中原,谁能胜出,戳足沧浪,也共时人较短长呢?

  不要执迷不悟,一天到晚老想着革别人的命,靠炒作出名。其实要出名的方法很多,如果确实你有自信的话,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来个汤佳丽著名第三。那东西亮出来后,你确信,比汤佳丽更佳佳,更亮丽,更有汤汁,而白哲、娟秀,更养眼、养手。

   在金、古高峰的武侠小说面前,不要老打主意,想入非非,异想天开,急的七窍冒烟了。在奇幻类面前,步非烟还是有优势的。因为你善于想象,再加点哲思与感觉。再全面点,再技巧一点,练练脸皮功与嘴皮功。这嘴皮功,别以为只是相声说说,笑笑而已。其实在历史上,在现实社会中都曾经极度地渲染与实实在在地发生过。

   想当初,那个年代为了炫耀跃进,为了飞跃,通过权威报纸,堂而皇之的掀起过一阵放卫星的浮夸狂潮。其实老实吧叽的种田人都知道,当时一亩田,七、八百斤稻谷产量就算不错了,能到千把斤那就十分了不起了,报纸、媒体也会帮你吹虚一番。没想到这种报道这种新闻,就象放卫星一样一个比一个高,一浪比一浪热闹。

   如同儿戏,今天某某公社,某某大队,某某生产队,某某试验田,亩产一千斤,明天又升起了一个卫星,亩产二千斤。就这样,三千、四千、五千、一万、四万、七万、八万、十万、十五万、二十万,想想,一亩田,亩产二十万斤,这似乎是已经上嘴皮顶到天,下嘴皮挨到地了,没想还有人更绝,二十八万……。最后一直牛皮吹到亩产三十八万六千斤,试想一亩产三十八万多斤稻谷,六百六十六平方米恐怕每平方米要堆丈二八尺高也未必能堆的下这么多粮食,反正上嘴皮已到天外,下嘴皮已入地三尺,都不要脸了,管它那么多干什么。

   当哪个人能上嘴皮顶到天,下嘴皮托着地时,奇幻小说大师鼎主的至尊宝座就非你莫属了。非烟小妹,何必腥风雪雨苦挣扎,到头來,充其量,不过是个新一派武侠小说女掌门人而已。武林盟主的位子,那是可望不可及的。“我武侠,你奇幻”。难道你不有点受宠若惊?从今后我与你上天入地,把握今朝的感觉吗?

   即使金庸没给你指这条路,你步非烟,也应该对金庸怀着一棵感恩的心才对,试想没有以金庸为首的一大帮武林人,对武侠小说的创新贡献,那些大老爷们能纠正对武侠小说的偏见吗?武侠小说能进入老学究们心目中的大雅之堂吗?青作协会能青睐你这个烟朦朦、雨朦朦,尘归尘,土归土的小女子吗?你能得温瑞安神州奇侠奖吗?你能得黄易武侠文学奖吗?恐怕还得感谢金庸。

   得以两百万元身价签约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归根到底,还要感谢金庸。其实,他们的梦想是把你包装打造成为一个女金庸,仅此而已。取代金庸,没门!饮水思源,莫以怨报德,动不动就要想革金庸的命,其实,至少你现在还是金庸这棵大树上的猢狲。

  “崇建安辞赋,盛唐歌诗产生敬畏,对李、杜、王、孟学会了执著”,不知道你会不会写旧体诗,即使来它一二首,我看也不咋的。目前还是多多执著,敬畏你栖身的这棵大树吧!但愿再一个新世纪百年百部小说选,有你步非烟的一席之地,到时莫忘了,我武侠,你奇幻,金庸对你的开导,教导,指路之恩。

   能在网络、奇幻类问尊问鼎。这条路也是十分难走的,就象当年的武侠小说,也只是哄哄小孩子的童话故事而已,到了以金庸为首的一伙人,把它打造成能哄小孩、大人、老人;文人、武人、伟人……。如果也能这样,雅俗共赏,看热闹的看热闹,看门道的看门道,求哲理的得哲理,求政教的得政教,那么你就是新一代奇幻小说的奇幻尊主。好自为之,学历不代表能力;似花还似非花,打死金庸你也超越不了他。莫要堕入了邪道、歪道、无间道;花花、汪洋、修罗道,莫自以为头头是道,沉沦到不复道。

   金庸的武侠人物只入过地,没上过天,上跳下窜,一蹦也只就是丈二把尺而已,一掌一指,一招一式,没有电影电视中那种轰鸣爆炸威力,更沒有坐过飞机。

   但金庸上天了,金庸坐飞机了。灰蒙蒙的天,正下着大雨,登机时真有点象鬼魂西行,会客死它乡的沮丧。但当飞机升空爬高,冲破雲层雾霭,却豁然开朗,阳光普照,兰天依依,白雲脚下,分分秒秒之间的变化,两个世界两重天,晃如隔世。

   在东胜神州飞往西牛贺州的飞机上,金庸遥望蓝天白雲交错辉映,如果没有霞彩的向后飘拂,高速客机给人的感觉,就象停在天空一动不动。

   金庸浮想联翩,感慨万千,东方人研究国学——东方唐朝的历史,还要跑到西方找个导师,西方人难道比东方人更了解、更透彻东方人的历史吗?难道这个导师对唐史了解的程度能胜过自己吗?金庸迷茫了。那又是为什么要跑到西方去呢?难道真的去寻学问,觅导师?……。

   一阵左右摇晃前后波腾打断了金庸的沉思,喇叭声中传来飞机遇强气流,要各位乘客莫慌的慰安语,甜蜜的声音使金庸想起了登机时,一个个空姐立机恭迎,哈腰八度,点头娓婉,脸上甜美的笑容。

   空姐的白哲美丽,金庸觉得无可挑剔。空姐的笑容,空姐的眼神,空姐的形态,金庸到颇有一番异想别议,不过也不无道理。

   洞察敏锐之士的共识是:空姐那“欢迎您乘坐”,“欢迎您下次再來”甜美声中的散光眼神,配上那机械化程序化的笑容……。心不在焉,使人感到微笑背后的虚伪与苍白,是具具有血有肉无灵魂的躯壳。

   不仅如此,金庸却还另有一番灵感,英雄惺惺相惜,他想起了古龙,如果古龙还健在的話,那么空姐的优势一定是古龙笔下,妙手人厨手中的绝好作品。

   野外放养的鸡与笼中豢养的鸡味道是不一样的,见过世面的猪与从不出门猪的肉肉肯定有很大差异,在古龙的理想境界中,能经常上天,在介于太空于地面之间生活,能面对那么多流光溢彩世界,经常机械化、程序化流程操作行为举措,尤其是变化波动的大气压使她们潜移默化,烹饪出來那质地色香味绝对不一般。这一点金庸很欣慕古龙,美食界中,敢于挑战那些不上桌就显得可惜的人。

   步非烟,飞机上,金庸又想起步非烟。这个小女子,从未谋面,怎么老缠绕自己,索性打开电脑下载的步非烟的网照再看上一眼,就从此把她忘掉吧!画面中步非烟的休闲照,说不上是什么美女,但也找不出毛病。

   在浓妆艳抹、红粉凝脂的女人世界里,步非烟总算还是素面原无粉黛,婀娜也是真体态。一件元宝领的露肩花花蝉衣内衫,遮没遮到肚脐眼,下面没照出来,不得而知。散而有点乱,乱而有点飘的长发,分两边全向前散落在胸。虽然没有把胸完全遮住,但看不出胸前的挺拔险峻,更说不上巍峨火爆。

   头和身有点向右倾斜,但右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靠不着。笑容还是有的,甜不甜很难品味,但绝对不撩人心魂。眉毛好像既没修,也没纹,眉头不聚,眉尾不挑。眼神说不上妩媚,但也秋波粼粼。年轻吗,眼总是有神的,发际线还是有聪明人那种特征,额头比较宽,给人有一点前庭饱满的福人天相之感。

   人中不长,人中沟也算清楚;一统鼻下,嘴唇到不大不小、不厚不薄;下嘴唇略大兜住上嘴唇,楚楚动人。一吻之下,给人的感觉是刚好可以吻合盈口,不会有不足和浪费的地方。因此会使人联想到烟烟的另一张口是否也如此务实美丽。

   牙齿到见不着,有笑不露齿的风韵。应该是有女人味的,也妩媚,但不够性感。唯有脸型有点象好斗的螳螂,但也不显的难看。因为下巴没有螳螂那么尖和呈三角型。还好象鸭蛋,瓜子似的,要不然那就十分难看了。

   金庸端详沉思着步非烟的典型休闲照,但古装照又是另一番风味了。人躲在不知什么花的后面,小半个身子,大半个脑袋,冲人嫣然一笑。犹如,犹抱琵琶半遮面,到也惊鸿仙子一般。只是妆化的太浓,口唇涂的太红,眸子太飞眼迷朦;体态太妖,手势太招,身步太摇,似乎在揽客一般……,别说还真的象唐朝的非烟、薛涛……。

  “先生,飞机上不能使用电脑” 听见这没有一点阳刚之气的声音,金庸抬头望了望这位空哥,母鸡化了的公鸡,看着他那脸上和空姐一样机械化程序化的笑容,金庸谦意地点了点头,关上笔记本电脑,把这小女子先往脑后抛一抛吧!西去的客机,看着窗外的日脚,金庸觉的有点象跨父追日,但青春年少是永远追不回来了……。那金庸追什么呢?      沂水寒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