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沂水寒的博客

蒙山寒沂水 老草沥童心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诗词学会会员,上海市发明协会会员,一个大脑门,几根乱毛发。读书旅游吾本爱,近期又瘾网上來。笔儿未生花,感慨却太多,扯蛋來了劲,骚话闷着说。对人生的设计是:大器晚成,五十而立,六十而不惑,七十知天命,八十、九十随心所欲不逾规,返老还童一百二十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两制国度 佛尊碰撞邪尊出 沂水寒著  

2011-08-31 11:11:27|  分类: 长篇《石破天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说公曰:“佛袓嘘叹什么呢?少见多怪了!十地三乘,四生六道,别看侬胸挺奶拨,其实,现代女人已不用产奶了,供奶自有牛,牛奶妈。这是摆样的,显美的,其核心价值观是养眼、养手;其科学发展观是稳定社会、和谐家庭……

【原创】两制国度  佛尊碰撞邪尊出   沂水寒著 - 沂水寒 - 沂水寒的博客

           

       地老天荒》之石破天惊   沂水寒著

                    第二十八回

            方山平台  你们唱罢我们来

   “哇,老师,这水怎么冰冷彻骨?” “是呀,若真的遇上仙女姐姐沐浴,即使我们也想一起凑个热闹,游个泳,沐个浴,谁敢下去呀!”一个游客接话茬了,另一个游客接着说:“那,除非叫冬泳运动员来。”散漫的三三二二游人,七嘴八舌地叽喳开来。

“老师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正在池边戏水的师生俩,不经意间听到了一种声音,这声音非同凡响。一时分不清来源方向,两人低头贴耳听水面,又不象从水中发出。但似乎水面又有些异常,“老师,这天池是不是也会有尼斯湖水怪,你听它好像从湖底深处向我们游来。”老师不语,赶忙拉起学生,急忙后退上岸,倚石而立,站到了安全地带。

  此时,其声入耳,已不用聚精凝神。师生俩紧张的目光,在方山天池水面张望扫描。暗影浮动,宁静的水面受惊了。波光泛起,似乎是水怪破水欲出,激起了无限的涟漪。

  啸声,急促尖锐、划破长空的呼啸声,终于把这几个游客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正确的方向。万里长空,一物如碟飞驰而来。“呜!哇!UFO、飞碟,大家快看飞碟。”一游客兴奋地唤叫起来,“快,快,摄象机。”“快照。”有照相机的游客们七嘴八舌起来。

  “呜!哇!老师,我看,好像是超人。” “对,超人,是超人。”游客们又接着跟叫起来:“超人!”。确实是超人,世人万万没有想到正是昏头癫脑的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大驾光临……。

  说时迟,那是快,众人从闻声细如蝇蚊,到呼啸刺耳,只不过分分秒秒之间,这昏了头的如来佛祖。像个特技跳水运动员,从万万米高空跳台跳下。大家还没有来的及,仔细欣赏他的优美仙姿佛态,到底有多少旋,多少转的难度系数,就一头扎进了方山天池中,万丈深渊里。

  好家伙,他奶奶的,可不得了啦。这是何等的惯性,这是何等的力量,这是何等的碰撞。一只小鸟可以撞翻一架F15、F22,歼10、歼20,T35、T50战斗机;B1 、B2,轰6、轰9,图106、图160轰炸机;和美国空军一号座机。一架波音747客机,可以撞毁一百多层高的世界经贸大厦。

   这如来是何等质量,再加上护体真气,不亚于强子对撞机。想当年,不周山也经不起祝融一撞而天柱折,闹的个天低吴楚,地倾东南。

  乱套了,他妈的,娘希匹,全乱套了。这下子,这千古奇秀方山,难道不土崩瓦解,灰飞烟灭才怪。雁荡无头,江浙大乱了,这步青鸾、蒋仙舟等几个游人恐怕也要灰飞烟灭了。

   世界上往往有很多奇迹,此时也不例外,方山没有被撞的陷到地平线下面去。死罪可勉,活罪难饶,天池遭殃了。

  你想,这如来一挣扎,弹射出大气层,跌落后又重入大气层,以第二宇宙速度与往返大气层摩擦产生的热量,以及质量和速度所产生的能量,还有地心引力的倾情赞助所产生的动量,全部注入了天池中,柔能克刚,水的力量是伟大的,缓冲所产生的能量也是骇人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冲天十万八千米的水柱,笑傲长空。天池水被席卷一空,随着这水势的涌出,如来被重重地抛落在岸边。这冲天十万多米高的水柱,虽是瞬间,理当是绝无仅有的蔚蔚奇观。温岭、泽国、牧屿,潘郎、横峰、玉环,乐清、柳市、大溪大荆等许多凡人都看见了。

  那水柱散落,化为狂风暴雨,朗朗晴空之下,使台温地区的臣民,莫名其妙地感受了一番,没头没脑的喷淋浇灌,落汤鸭鸡一大群。

  还好,见势不妙,一把把学生按到,师生二人贴石紧趴着,紧抓着身边的树干。经历过这山呼海啸的冲击后,又是晴空万里,阳光洒落在浑身湿透的师生身上。惊魂稍定,两人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因为碧波百顷的天池之水已无影无踪,她俩正处于百丈绝壁的边缘,天池已成了一个天坑。壑峪之地,有水可爱,无水可怕,那几个三三二二的游客不知到被荡到哪个洼爪国去了。

  但是,此时二美身边却躺着一个人。幸亏这人是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要不然就要饱览,落汤鸡般的师生二人,哪衣服湿透,胸前肚下,关不住的满园春色。

   蒋仙舟打量着身边的这个人,战战兢兢地对步导说:“老师,你看这个人,真吓人,黑黝黝的皮肤,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巴掌大的耳朵,我看足足有三米八,会不会是野人?”步导道:“脸上、手臂不是毛茸茸的,应该不是野人,但有点象北京猿人。这么高的个子,这么大的脚,打篮球一定很棒,我看象穆铁柱、姚明好些。”

  “哎呀!他怎么躺在我们身边呢?是不是刚在天上掉下来的那个?” “我看不象,天上只会掉下个林妹妹,怎么会掉下个黑大汉。” “掉下个贾宝玉那也说不定呀,因为老师是美女,有魅力呀!” “我非赏你嘴巴不可,老拿老师来开涮。对了,当前的关键问题,你看他象死人样的躺着,我们赶快看看他是不是还有救。”

   步导把着这位黑大汉的腕脉寸、关、尺,看着手表的指针,半天叹道:“奇哉,怎么会这样呢?脉博二分半鈡一次,弱如游絲滚珠。”用手试探这黑大汉鼻息的学生,也叹道:“还有点游气,这么久了才感觉到一次。”步导道:“怎么办,他生命垂危,随时都可能死去。”仙舟道:“老师,我们赶快拨打120呀!”步导道:“傻丫头,又犯傻了,120急救车上的來山顶吗?我们两个人能把他搬下山去吗?时间不等人必须先进行野外急救。”

  “老师,怎么个救法?”步导道:“傻丫头,难道你入学时没有进行军训?人工呼吸呀!” “啊,对,对,对,老师我们赶快。” “来,先把他的衣扣解开”。两人对这黑大汉进行了胸部挤压,师生二人累的香汗渍渍,沿着面颊都滴到这黑大汉的脸上、胸肌上了,但这黑大汉才不领情呢!

   一番辛劳,无济于事,怎么办呢?步导发话了:“仙舟,我们必需采取第二方案,我来挤压,你去口对口人工呼吸。”学生有意见了,说道:“老师呀,你说什么,我才不干呢!要干你去。” “步导道:“时间就是生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学生说:“可人家从来没有过吗,你去,你去,再说,他也是为你,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步导道:“我也从来没有过呀,要不两人轮流来。”学生说:“好吧,不过你先来,你在国外见多识广,听说拥抱、接吻只是一种礼节。”老师被说的没话可说,只得先上。

   这个黑大汉嘴巴可够大的,步导的樱桃小口下去,两边还空很大的缝漏气。只有拿两只手提起嘴唇,捏着堵住。步导深深地吸气,不停地吹进去了五、六口,好像离充满甚远,只得对芳舟道:“赶快挤压。”只觉得步导吹进的气被缓缓地挤压出来,再三之后,确实很累人,确实需要两个人轮流操作。

   昏迷中的释迦牟尼如来佛祖、佛陀,享受人世间如此两位超世界级大美女的热唇灵气。醒来后,知道后,不知会不会有思想思索一下。但是善良的人们呀,你们的这种热情、善良能把佛唤醒吗?……。

   最大剩的人工呼吸急救程序,已操作过了,似乎使两位善良的母性失望,但是只要有一博一息尚存。救人的努力就不会放弃,仙舟道:“老师,我们是否应该请求支援。”步导一手执着这黑大汉的脉搏,依然感觉到还是那二分半钟一搏,若有若无。说道:“是的,我们该走第二步了,和110联系吧,搞不好要请求空军直升机救援。”

  蒋仙舟用手机拨号110,但是却没料到方山地段,此地段乃移动公司信号覆盖盲区,又遭天池变故,强磁场过后,移动公司再牛也是假的。真是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仙舟真有点想哭,不由得呼叫出声:“110,110,我要110……。”,情急之下,仙舟不由得大声地呼叫起来:“110,110,我要110……。”

   妖妖精,妖妖精,我要妖妖精,什么妖……妖……精,我妖……妖精,沉沦昏迷中的佛祖,这几句话倒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心神不由的紧张起来。执手把脉的步导,发现这黑大汉的脉搏怎么多了起来,而且蒋仙舟每呼叫一次。此脉搏增多、增强,这可是个意外的发现。步导赶忙向仙舟招手:“快过来,如果还没联系上,不用啦,赶快过来,对着这黑大汉的耳朵叫110.”,

   仙舟急步走过来,显的十分不解道:“老师,怎么啦,为什么?”老师道:“还记的我和你说过的语言、字符、音息、意念的奇妙功效吗?其它先别问,等回再向你解释。他特别敏感幺幺零,这就是剛才和你说的声息能医心治病的例证,他需要这样的刺激。”

  仙舟蹲下身子,揪起了这黑大汉的耳朵,110,110,我要110地呼喊起来,妖……妖……精,妖精,妖精,妖妖精,啊呀!大事不妙,又哪来的这么多妖精。这声音如雷贯耳。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唰地一下坐了起来。

  见这奄奄一息的黑大汉唰地一下坐了起来,师生两人吓了一跳,奇迹,真是个奇迹。当然师生两不明白,这位就是佛,而且是佛祖宗,佛的除妖卫道精神是多么的强烈,闻说有妖精而振奋,垂死而复生……。

  但步导,她们只知道这个人活过来了,她们感到无比的愉悦和高兴。步青鸾松开了手,佛祖双手柔了柔眼睛,看见两位大美女蹲坐在自己身边,正扑吱吱地望着自己笑。佛祖蒙了,妖精呢?难道这两个美女是妖精?不象呀,那自己明明听到妖精呀,心想自己好笑吗?在步青鸾、蒋仙舟的眼光里这个黑大汉的确好笑,因为他口唇上还留着这两位美女的口唇残红,能不好笑吗!

   这如来一振之后似乎又要想躺下,青鸾赶忙向前扶住,忙对仙舟道:“快,赶快拿农夫矿泉水来,这位大哥一定口干舌燥,多日未饮食了。”一瓶矿泉水下肚,可能冲淡了入肚的天庭御酒,一个隔上来,还酒气骚人,青鸾、仙舟扑面而闻。步导道:“这位大哥一定是酒喝多了,喝过酒后要吃点主食呀,要不然十分伤人的。仙舟赶快拿娃哈哈营养快线来,酸滋滋的养胃醒酒。”

   一瓶营养快线喝下去之后,如来觉得如甘甜乳汁,温暖于怀,顿时精神倍增。不由的想起了当年自己在菩提树下苦思冥想,参禅悟道,诸缘尽脱。但身体也已虚脱,幸亏再结善缘,一过路美妇用乳粥救了自己一命,乃至俢成总剩至尊。想不到万年之后,自己大劫将死,几乎又重演乳缘。心中十分感谢这两位美女。不由的朝二女胸前多看了两眼,深深一嘘一叹。

   胡说公曰:“嘘叹什么呢?别看胸挺奶拨,其实,现在女人已不用产奶了,供奶自有牛,牛奶妈。这是摆样的,显美的,其核心价值观是养眼、养手;其科学发展观是稳定社会、和谐家庭。”

   复苏过来的佛祖,席地而坐,盘膝结印,运功疗起伤来。青鸾、仙舟见状不便打扰,青鸾对仙舟道:“这位哥哥累了,让他闭目养神好好休息一回吧。”“老师,我看也是,我怎么觉得这位大哥,好像是和尚打盘坐,参禅念经的样子。” “你这么一说我看到是很象的,来、来、来,我们也学样当回和尚尼姑。”

   两女照葫芦画瓢,但是仙舟怎么也静不下来,对青鸾说:“我怎么老想着小时候一首儿歌。”青鸾道:“什么儿歌?”仙舟道:“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见了千万不要睬。哎,哎,哎,小和尚回山得了病,老和尚问声:“怎么啦?”小和尚说:“师父呀,山下的老虎真可爱,我差点回不来。”

  青鸾和芳舟同声共韵,大声唱起了这最后一句歌词,声音是那么的宏大响亮,那么的肆无忌惮,但又是发自肺腑的纯自然心声……。

  这嬉笑歌声,惊动了这黑哥哥,只见这黑哥哥睁开瞌眼,环视四周,炯炯有神。青鸾、芳舟见这目光不是责怪自己,随之环顾,不由的大吃一惊,不知什么时候,四周、天上、地下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圈十围。刚才在寺庙里见到的那面目狰狞的四大天王,凶神恶煞的十八罗汉,怎么一会儿功夫都聚到这里来了。

  不过他们已无刚才寺中的那副傲骨、凶相。都毕恭毕恭地跪着、俯着,五体投地,顶礼膜拜。哇!使两人更吃惊的是怎么普陀山的观音、五台山的文殊、峨眉山的普贤、九华山的地藏都来了。都跪在前排自己身边,两女子害怕了。还有那连绵一望无边的揭帝,五百罗汉,三千头陀,八百声闻,无数阿龙公、阿尤婆……。

   再看这时的丈六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已沐浴更衣,已无一身褴褛寒酸之气。端坐于莲花宝落之中,浑身大放舍利之光。朗声道:“诸位弟子,诸位爱徒,平身。”只听诸位异口同声道:“我佛如来,逢凶化吉,历难渡劫,呈吉显祥,千秋万载,慧体安康。佛历万年大庆典即将来临,五脑峰会也将召开,我等恭迎师父回山归寺。”佛祖启金口道:“汝等,前面开路,休惊吓了这两位女施主。”

   说罢,只见莲台冉冉升起,渐渐隐去,佛祖回顾,天外来音:“两位施主,大道冥冥,夫身地水风火,人生无常,爱欲为蔽,望能早日放下,归依三宝。”佛祖又多望了两位一眼,叹息道:“后会有期。”双手一指,只见水流如注,哗啦一声,方山天池之水,盈满如初。

   二女呆呆地望着祥云宝座,从空中消失,一切如初,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没留下一点痕迹,消失的三三二二游人在身边望着天池指手画脚地嬉笑。青鸾心中泱泱,不知何味,叹道:“人生如梦,凡事可遇不可求,仙舟我们回去吧!”。

  八道婆说:“没想到佛祖与邪尊的第一次会面是这样的自由浪漫而富有戏剧性……。相逢难得开口笑,第二次呢?会不会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第三次呢?会不会……歌未竟,东方白……。”

【原创】两制国度  佛尊碰撞邪尊出   沂水寒著 - 沂水寒 - 沂水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